黎初

我以后在遇到的任何人都不会是你了。

鬼:我来投诉!!

#我来搞笑,请别在意。

被鬼吓到了躲在先生怀里的鱼:先生…又有鬼QAQ
抱着鱼安慰顺便亲亲的水:别怕,不在了。
被烧焦了还要吃狗粮的鬼:mmp!



边嘤边缩在秋秋怀里撒娇顺便占便宜的阮大佬:嘤嘤嘤嘤,林林我怕
无可奈何只能顺着演还要看看鬼怎样的林林:好了没事,萌萌不怕。
拖着尸体路过满身血的鬼一脸懵逼:什么玩意??



不小心被鬼伤了导致家里小美人很生气一直在哄的赵处:我错了我错了,小巍我下次一定注意!别生气了好不好。
看到云澜受伤了特别懊恼又担心导致把火全发在鬼怪上全灭的沈教授:我没生气。
莫名其妙就领了便当的鬼一脸mmp:有战斗力了不起啊!!



鬼:为什么遭殃的总是我qaqqqq

【舟渡】骆一锅日记

#ooc。
#有私设。
#可能…会开系列(bushi)
#三十题卡文卡得痛不欲生QAQ
————————

2017.01

我叫骆一锅,是只帅气又潇洒的猫。我有个弟弟叫骆二锅,不过据我的骆铲屎官说我还有个哥哥叫费一锅,虽然我从来都没见过。

我有两位铲屎官,一位姓骆,是位刑警。一位姓费,从某位大眼妹子听来应该是位霸总。
爸总,爸爸们的总裁?这位铲屎官倒是挺厉害的。我觉得我有理由怀疑这位爸总跟我未知的哥哥有关系。

因为骆总是叫他费事儿。

为了方便我下面用骆和费称呼我的两位铲屎官。


骆和费之前是情敌来着,站在一起不到一分钟保证掐起来。虽然我觉得他们就是三岁小孩斗嘴。

愚蠢的人类。

费在我很小的时候养过我一段时间,这是从骆那里听来的,因为我并没有任何记忆。不过刚开始见到费的时候总觉得他身上有股特别不舒服的味道,像是…在黑暗中不断挣扎沾染到的血腥味。

不过东西挺好吃的。

骆这个人吧,特别矛盾。明明嫌弃费嫌弃得不行,还托人找了部游戏机给他,还不敢说是自己送的!

虽然到最后还是被戳穿了。

说到这个我就尤其的愤怒!
这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背着我搞上了,那天骆把他带回来我懵了老半天。粮食还没给我吃呢就把他带进房间了,真的是太过分了!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幸亏我机智,身手灵活,早就知道骆把东西在了哪里。
我吃着美味,听着房间里传出奇怪的声音。

不懂你们人类叠在一起有啥好玩的。


后来费可能做了什么危险的事吧,反正我第一次看到骆的脸色这么难看,黑着脸阴沉沉的,身边费也不在。吓得我的毛都炸了。

过了几天,费回来了。不过看他的样子伤的不轻,进来都是骆直接抱进来放床上的,动都没让他动。
看着骆小心翼翼照顾费,明明心疼有气得要命,偏偏都压着。

那几天骆天天都往家里跑,就算回来不了也会打电话给费。搞的满屋子都是恋爱的酸臭味。
骆看到费不见了就会非常得着急,有次我看这他都快精神恍惚差点报警,看到费才安静下来。
还嘴对嘴了。

这孩子吓得不轻。
我露出了慈母般……呸,是慈父般的笑容。

现在他们生活得挺好的,每天一起上下班,有时候还能加个餐。在费来了之后,我的伙食明显提高了不少,比较显著的特征是我又重了几斤,当然还是很帅就是了。
骆每天都会跟费唠叨这唠叨那,之前都没觉得他这么话多,简直把费当孩子养!

骆不让费喝酒,费每次为了喝酒总是使各种小手段,还嫁祸在我身上。因为这事,我对他的信任度直线下降,有吃的也哄不好。

好气啊。
我还是个孩子,为什么要这样对我.jpg。

行了不写了,我又看到他们叠在一起玩了。为了我的肚子着想,我要去找我的美味了。

再会。

【默读/杀破狼】两位老(?)父亲的对话

#ooc。
#我只是写来欢乐的。
#欢迎收看,感谢捉虫。
——————

费成宇:费。
顾昀:顾。


费:我有个儿子
顾:我也我有个儿子
费:他是被我调教成的怪物
顾:他曾经被他姨做成怪物
费:我打他骂他虐待他
顾:我亲他抱他睡了他
费:……????


顾:我心肝儿可好了
顾:甜呼呼的,就是有时候比较腻歪
顾:老腰消受不起
顾:还有不给酒喝
顾:你这种没儿子照顾的人肯定不懂
费:……(内心:谁家照顾是这样的照顾???)

顾:他还送了笛子和谱给我
顾:我吹的挺不错
顾:要听听吗?(作势拿出笛子)
费:…在下还有事,告辞。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

先生走好。

【舟渡/巍澜/长顾】一起逛街

#ooc。
#…大概是周更吧(?)
#欢迎捉虫,感谢收看。

我终于肝出来了…呜。
——————

04.〈舟渡〉
秋风乍起,红树林道上铺满了厚厚的一层红叶,踩上去咔嚓咔嚓地响,倒是与鸟儿的歌声相得益彰。
骆闻舟拖着宅在家里的费总去外面补充已经空虚许久的粮仓。

“费渡,你少买那些咖啡。”骆闻舟正挑着今晚的菜选,抬眼就瞥见费渡从架子上拿了罐咖啡豆。
偷藏不成的费渡拿着罐子的手顿了一下,若无其事地收回手,晃晃悠悠地重新回到骆闻舟身边。

“师兄,我想吃清蒸鱼。”
骆闻舟警告地瞪了他一眼,费渡摸了摸鼻子,转移了话题。
“哼。”骆闻舟意味不明地轻哼了一声,拎着刚选好的配料说,“费总,您可不要吃不惯。”

费渡愣了一下,猛然想起之前骆闻舟请他在警局饭堂吃饭时自己为了闹腾他说的话,略微无奈地弯了下唇角。
“怎么会,师兄做的都喜欢。”费渡从骆闻舟身后搂住他的腰,脸抵在他的肩膀上撒娇似的蹭了蹭,擦着他的耳朵说道。

骆闻舟绷着张脸没说话,眼里却是毫不掩藏的笑意。抬手用胳膊肘顶了顶费渡,声音充满了嫌弃地说道:“起开,别挨着我,大庭广众的。”
费渡自是把骆闻舟这行为当做他害羞了,从善如流地收回了手,金丝框眼镜下的桃花眼,却带着露骨的目光一点点在骆闻舟身上扫视。

骆闻舟啧了一声,伸手撸了把费总金贵的头发,正义凛然地说:“收敛点,还有小孩子呢。”也不知道刚刚色心萌动的是谁。
费渡被毁了发型也没生气,显然是习惯了他时不时糟蹋自己的头发,只是暧昧的勾着他的手指,答非所问道,“等着师兄给我好吃的。”

骆闻舟僵了一下,一脸不屈服不卖身的表情,痛心疾首地说道:“费总,您每天都在想什么呢?”
“想你啊师兄。”费渡对答如流。
“……”骆闻舟噎了一下,随后转头就朝收银处走去。

怪哉怪哉,听了那么久这小崽子的情话还是老脸一红。
骆闻舟想到。

费渡抿了抿唇,看着骆闻舟头也不回却刻意放慢脚步的身影,忍下了笑意,追上去。

“师兄,你生气了?”
“师兄你别生气了。”
“师兄我错了…要不……”
“没门儿!”


05.〈巍澜〉
赵云澜在连续加班几天,像陀螺样转了几天后终于有时间陪他家的小美人了。

沈巍看着一定要带着他出来撸串,眼底却带着明显青黑的赵云澜十分无奈,拉着他的手问道:“改天出来吃不行吗?今天回家吃好不好?”说到后面近乎是宠溺的了。
“不不不,过了今天就没这味了,过来坐。”赵云澜拉着他在一个小摊位坐下,笑嘻嘻地说道。

“那吃完就回去。”沈巍温和而坚定地说,“你需要休息。”
“嗯嗯…”赵云澜满不在乎地应着,显然没听进去。
沈巍只好看着他,免得等会又吃多了胃疼。

赵云澜瞥见沈巍满是担心的脸色,凑过去捧住他的脸,“我会注意分寸的,别担心我。好不容易出来撸一次串要好好尝个鲜!”
“嗯…”沈巍被赵云澜的突然靠近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地扶住他免得他摔着了,耳框红得滴血。

孜然均匀的铺撒在烤串上,发出喷香的味道。烤串上溢出油脂显得更加可口。
“唔…”赵云澜一嚼一嚼得吃着烤串,难得露出放松的姿态一脸幸福。
“你慢点…”沈巍无奈地抽出纸张给他擦脸上蹭到的油。

“你也吃。”赵云澜抬手拿了一串就塞到沈巍嘴里,笑嘻嘻地说道。
“唔。”沈巍措不及防地被塞了个结结实实,皱了皱眉。身为一个知书达礼的教授,沈巍坚持认为自己做的东西比较健康,很少在外面买东西吃,油炸食品更是微乎其微。
但是抬头看了看赵云澜期待的模样沈巍微微叹息,细嚼慢咽的把它吃了下去。

味道还不错。

“味道怎样?”赵云澜有些期待地问。
“还行。”沈巍擦了擦嘴,笑容温柔地回到。
“哈哈哈哈哈。我就说嘛,偶尔尝个鲜你肯定会喜欢的。死胖子还说不可能。”赵云澜见沈巍没什么不良反应也放心地坐了回去,接着一串一串的吃。

“你吃慢点。”
“好久没吃实在怀念。”
“等会吃多了会胃疼的。”
“这不是还有你嘛。”
“…我心疼。”


06.〈长顾〉
“顾子熹你慢点!”长庚手里提着顾昀闲来在街上买的一些有趣的小玩意和吃食,追在顾昀身后一脸气急败坏,“你今年三岁吗?还买这些玩意。”
顾昀见他家陛下实在是一副快要把他吃了模样,这才把脚步放缓来,慢悠悠地走着看街道两旁的小摊子,对长庚的话充耳不闻。

长庚扒拉几下把东西丢给了随行侍卫,自己追了上去抓顾昀。

“人那么多,你别走散了。”长庚好不容易挤过人群来到顾昀身边,立马拉住他的手不放,省得他又不省心的到处乱钻。
“我知道。又不是小孩子。”顾昀扯了扯自己的手没扯出来,还被长庚握得更紧,简直无奈极了。
“刚刚是谁到处乱跑的?”长庚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说道。
“……”顾大帅自知理亏,没吭声。心里默默念叨:这小崽子越长大越不可爱!

红灯高挂,红锦四结。今儿是上元节,顾大帅拉着他的心肝在外面四处游逛。如今河清海晏,百姓和乐,街上一派繁荣的景象,自铁轨开通后,也多了许多新奇的小玩意,看得顾昀啧啧称奇。

“长庚,好看不?”顾昀不知从哪摸来一青面獠牙的面具,扣在脸上笑着问他心肝,面具下一双桃花眼若隐若现,笑意吟吟。
长庚呼吸微滞,心脏不可以抑制的跳动起来。

哪怕有再坚硬的外壳,我也看到了你最温软的实在。

长庚看了眼顾昀一言不发,只是拉着他走到巷子暗处猛得把他抵在墙上。
顾昀被这突然的情形懵了一下,回过神来望着压在自己身上的长庚没好气地踩了他一脚,“干什么呢,起开。”
长庚没动,只是靠在顾昀身上轻咬着他的耳尖,含糊地说道:“想……”
“………”顾昀不知道又触到这祖宗的哪根筋了,竟然在这地方起腻。
“……回家再说。”顾昀原本不可思议地瞅了长庚几眼,刚想正义凛然地拒绝,瞥见他略微委屈的神态又心软了,只好哄着应下。

心肝撒娇怎么办?
宠着呗。

长庚立马神采飞扬,拉着顾昀腻腻歪歪地亲了几口,又重新回到了街上。

“这个,子熹你尝尝。”
“唔,有点腻。”
“欸!掌柜的给我来点酒!”
“子熹你不能喝!”
“长庚,心肝给我尝尝吧…大过节的没酒多没意思。”
“你呜呜呜!”
“哈哈哈哈哈哈好酒,谢谢掌柜的!”
“顾子熹你给我站住!”

【舟渡/巍澜/长顾】相拥而眠

#出来冒个泡(划掉。
#ooc归我,人物甜甜的。
#挖坑小甜饼,填坑不一定的同居三十题系列。
#欢迎捉虫,感谢收看。

大家重阳节快乐!

———————

01.〈舟渡〉
骆闻舟的睡相属于豪放派的。
以前单身生活怎么睡都不碍事,后来和费渡在一起骆闻舟总会下意识的收敛点,就算偶尔有出线的地方费渡忍忍也就过去了。

所以费渡知道骆闻舟睡相不怎样的事,是在一个夜里。

费渡半夜被惊醒后难以入眠,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怕吵醒骆闻舟便轻手轻脚的爬下床泡点热牛奶助眠。没想到端着牛奶进来后看到骆闻舟豪放的睡姿霸占了整张床,连被子都被他压在底下抽不出来。

费渡盯着骆闻舟一脸舒服就差流口水的模样陷入了沉默。
他再度爬上床坐在骆闻舟身上戳了戳骆闻舟的脸,没醒;又拔了拔了他的头发,还是没醒。

费渡无奈地叹了口气,忧愁地想自己今晚该不会要打地铺的时候,骆闻舟不知怎么的被惊动了。

“唔…费渡?怎么不睡觉…大晚上的坐我身上。”骆闻舟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清坐在他身上的人下意识把他拉怀里扣住,手上不轻不重地揉了揉费渡的头发。
“做噩梦醒了,睡不着,起来泡杯牛奶。”费渡被扣在怀里闷闷地说道。
“嗯…别怕,哥在呢。”骆闻舟着实没睡醒,拍了拍他的背以示安慰,翻了个身把费渡搂怀里裹好被子,亲了亲他的额头沙哑地说道,“哥数星星给你听。”

“一颗星星,两颗星星,三颗星星,四颗星星……”
骆闻舟温热的呼吸打在费渡的脖子,传来一阵麻痒。费渡看着数着数着就已经昏昏沉沉睡过去的骆闻舟哭笑不得,凑在他耳边轻咬了一口,温柔地说道:“好梦。”

一夜正酣。



02.〈巍澜〉
赵云澜是属于喜欢抱着的东西睡的。
在没和沈教授一起前赵云澜有个专属抱枕,不仅抱得舒服,而且蹂躏起来也挺解压的,一度成为赵云澜心头宝前三。时间久了,总会坏了,但赵云澜这么久了也培养出了感情,不舍得扔。

沈巍来了后,看着这破旧的抱枕连带着一起收拾出去了,成功顶替了抱枕的位置。

“唔…”赵云澜蜷缩在床睡得正香,下意识往旁边一捞想把抱枕捞怀里抱着,却不小心惊动了身后的沈巍。
沈巍睁开眼,看着赵云澜在床边乱摸的手,一时有些迷茫。伸手握住赵云澜快要打翻东西的手,十指相扣,轻声问道:“怎么了?”
赵云澜没睁开眼,只是含糊地说,“抱枕,我的抱枕…”

沈巍这才恍然,哭笑不得地勾了勾他的鼻子,拉着他的手放在自己腰上,“抱枕是没有了,有个教授将就一下吧。”
赵云澜感受到温软的东西在怀里,不由得舒服的蹭了蹭,“睡觉…”
沈巍无奈地看了一眼他,默默平息被蹭出的火,亲了亲他的额发。

“晚安。”


03.〈长顾〉
长庚的占有欲特别强,怕惹顾昀不高兴平时都会收敛几分。到了床上就不管不顾了,一定要抱着顾昀才能睡,顾昀对此表示。
“你怎么这么腻歪?”

虽然如此,顾昀也没有太大意见。毕竟自家心肝的怀里是真舒服,冬暖夏凉的,天然的调温器啊!

不过毕竟是年轻人,总会有擦枪走火的时候。
有次顾昀睡的舒服,也不知道做到了什么美梦,无意识地舔了一口长庚,好死不死地舔到了敏感点。这可把看着顾昀睡觉的长庚撩得。长庚磨了磨牙,猛地翻身压在顾昀身上低头亲了下去。

顾昀被闹腾醒了,略睁开起雾的眼眸,盯着眼前发情的人看了几秒,推了几下,沙哑地说道:“发什么疯,好好睡觉。”
长庚没动,抱着他的腰往下蹭了蹭,委屈地在他耳边撒娇:“不,你点了火就要灭。”
顾昀气笑了,“我什么时候点了火?你…唔!”

话还没说完,长庚已经忍不下去了,堵住他的嘴猛地压了下去。
“啊…”

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庙药】醉酒

#ooc流。
#王喻+黄。
#中秋快乐昂。
——————

00.
其实与广大观众所认为的不同,喻黄两人跟王杰希的关系其实挺好的。
好到喻文州和王杰希已经在床上妖精打架了。

↑来自黄某人被闪瞎眼后的深刻控诉。


01 .
喻文州和王杰希也会有吵架的时候。先不论身为双方队长观念不同,即使是生活方式上两人可谓是大相径庭。

每当这时,遭殃的只有黄少天。

点根蜡。


02.
喻文州和王杰希又双叒叕闹脾气了,拉着黄少天去吃串。化愤怒为食欲。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一脸忿忿不平的模样,哀叹不已。问道:“王杰希又干什么了?”
喻文州咬着烤串撇撇嘴,颇为恼火地说:“王杰希他嫌我做的月饼太甜了。”


03.
黄少天沉默了。
他现在掐死自家队长还来得及吗?!!

喻文州一眼就看出黄少天再想什么,想想自己拉他大半夜出来撸串确实不太厚道,有点心虚地摸了摸鼻子。
撸串当然要喝酒,电视机沙沙地传出宫斗剧断断续续的台词,喻文州借着酒精的挥发下对黄少天说了一句。

“爱妃,朕今天去你那歇息,保证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04.
黄少天懵了。
黄少天十分想逃。

喻文州这么一说出口也乐上了,接着欢乐地演下去,“爱妃你别生气,是朕不好最近冷落了你。眼皇后不如烦贵妃你貌美如花,如花似玉,用了妖术把朕迷惑了。如今朕已将他打入冷宫!一日三餐都是王不留行炒白斩鸡,爱妃你看这样如何?”
还没等黄少天说上话,喻文州又接着说。

“爱妃?爱妃你听到了吗?如果还不满意朕让他跪榴莲如何?说实话眼皇后的滋味还没有你好,你才是朕的心肝。宝贝儿你别生气了,气坏了朕心疼……”


05.
黄少天一脸无力地看着周围人向他投过来的诡异视线,心里越发的觉得跟喻文州出来是个错误。无意往对面身后一看,面露惊惧。

“队、队长…王杰希来了……”

喻文州酒的后劲上来了,听到黄少天的话也没在意大手一挥自顾自的说:“怕什么!眼皇后没有朕的圣旨只能在冷宫里待着!来爱妃,亲一口。”
说着揽住黄少天的肩就要亲上去。

黄少天顿时惊恐万分,连连推着喻文州说道:“臣妾做不到臣妾做不到啊!”
就在快亲上的一瞬间,王杰希到了。

黑着脸把扒在黄少天身上的喻文州扯下来搂怀里,压着声音咬牙切齿。
“喻文州,你是不是欠操了?”


06.
喻文州僵了一下,接着又不怕死地调戏王杰希说:“呦,这不眼皇后嘛。想朕了?朕今天晚就好好配你和烦贵妃!”

黄少天不忍直视地捂住了脸。
王杰希额头上蹦出几个井字,不理这个发酒疯的人对黄少天点点头,“人我带走了。”
黄少天摆摆手,示意他自便。看着被王杰希拖走的喻文州,他默默点了支蜡。

“队长,阿西吧。”


07.
喻文州被王杰希拖走后一直闹腾的不停。到了酒店还在作死地撩王杰希。
“皇后你想干什么啊,这么快就等不及了?别急,朕一定好好伺候你!”
说着在王杰希怀里扭来扭去,想要挣开他的钳制。

王杰希被他蹭地火都出来了,黑着脸把他丢浴室醒酒。脸色十分难看。
喻文州被他这么粗暴地对待突然很委屈,蹲在地上眼眶红红的一动不动。

王杰希无奈了。
伸手把他拉起来,说道:“怎么了?”
喻文州红着眼眶说,你不要我了。
王杰希冤枉,我什么时候不要你了?
喻文州继续指控,你嫌弃我做的月饼不好吃。
王杰希沉默。
喻文州无辜地看着他。
王杰希觉得还是日一顿算了。

可看着喻文州一身狼狈,脸颊通红,眼睛里氲着雾气的模样又心软了。
一点一点地帮他收拾干净,时不时蹭一下他柔软的头发颇为无奈地说:“你这样明天早上起来肯定要头疼。”

喻文州在王杰希温柔的安抚中安静了。看着王杰希无奈温柔又心疼的模样,喻文州脑子的一根弦啪地一声就断了。揽住王杰希的脖子把他扑倒在床上,盛着水的眸子紧盯着他,突然就笑了。
“王杰希,你有本事操我呀。”

王杰希眼神暗了下来,重新把喻文州按回床上。低头亲了亲他有点发颤湿润的眼睫。
“这可是你说的。”


08.
第二天正午,阳光透过玻璃印照在喻文州熟睡的脸庞上。刺的喻文州眯了眯眼醒了过来。浑身酸痛的爬起来看着刚推开门买完早点回来的王杰希露出一个十分温柔的笑容。

“王杰希,你个王八羔子。”



end.——————

【all叶】奶猫叶修饲养守则〈十六专属〉

*ooc致歉。
*私设颇多。
*感谢收看,欢迎捉虫。
*给我家宝贝十六的开学贺文。@椰奶味儿 
——————

您好,感谢您购买起点中文网旗下全职高手系列产品。

首先查看您购买的奶猫叶修是否为正版专柜店出品,如果不是,请注意您是否买到了盗版。在饲养奶猫叶修前请一定仔细认真阅读饲养守则,如若应您的饲养不当导致产品身亡或人身安全及个人财产受到了伤害,公司概不负责。

~~~~~~~~~~~~~

饲养守则

[产品名称]

叶修(奶猫)

[产品编号]

010529

[产品性别]

[产品身高]

80cm(幼猫)→178cm(成人)

[产品体重]

……

[产品外貌]

(幼猫)

肉嘟嘟泛着红润的脸颊,蓬松且柔软的头发。手指十分好看,纤细却富有肉感。头顶着一双猫耳,乖巧垂着。衬衫松松垮垮的套在身上,身后猫尾随着走动一搭一搭地摇。

(成人)

成人形态由饲主的饲养经过决定,可能会开发某种神♂秘模样。

[产品性格]

嘲讽技能max。十分心脏,做事认真专注且富有耐心。在刷到一定好感度时会奶声奶气的跟您撒娇。

[产品附件]

兴欣队服×2,国家队服×2,荣耀卡×2。

[未配送附件]

西装服系列(需购买),水手服系列(夏至限定),女仆装(情人节限定)等,有待开发。

[激活方法]

您只要对他说兴欣必胜就可以了。(划掉)

—————

注意事项

①奶猫叶修十分喜欢吸烟,他会在家中把您所有的烟搜出来。如果您家中有烟请注意藏好,并克制奶猫叶修的吸烟根数。【ps:奶猫叶修在找不到烟时会爬在您的身上撒娇,请一定要顶住攻势!不要被他的撒娇攻势打败!!】

②请定时带他出去走走晒太阳。奶猫叶修懒癌严重,喜欢宅在家里足不出户。为了他的健康,请定时让他运动。(每周至少三次)

③奶猫叶修喜欢玩名为荣耀的网游,荣耀卡在附件赠送。请装备好荣耀所需用品,让奶猫叶修可以尽情玩。

④奶猫叶修在抢boss及竞技场时嘲讽技能会达到最高值,请一定不要在这时去打扰他。您会被他的嘲讽技能糊一脸。

⑤奶猫叶修最常吃的是方便面等快餐食品,您可以投喂一些好吃的零嘴,可以增加好感度。

⑦请勿随便摸奶猫叶修的敏感部位及尾巴和耳朵。可能会导致奶猫叶修炸毛并对您实施攻击,也有可能脸红对您撒娇。(几率很小)

——————

突发性机遇

奶猫叶修十分受欢迎,当有天您发现出现本系列其他产品时请不要惊讶,这是正常现象。并多准备几个房间给他们住,他们或许就在您这住下来一起生活。

在奶猫叶修长大请准备好隔音效果好的房间,因为可能不定时发生不♂可♀说的事。

ps:请一定要合理安排他们的房间位置,他们很有可能因为想要争夺与奶猫叶修最近的位置而大大出手。所导致的财产损坏,人身安全危险本公司概不负责。



[产品反馈]


〈幼猫〉

叶修蜷缩在柔软的垫子上晒着阳光打盹。柔软的头发在阳光的映衬下让人很有揉一把的冲动。猫耳轻轻颤动,猫尾乖巧的搭在身旁被人当做抱枕睡的舒服。抱着叶修猫尾巴的一头金黄色蓬松短发的奶猫黄少天,半梦半醒间舌头湿哒哒地一点一点舔着叶修的尾巴。还有一只墨蓝色中分奶猫喻文州被叶修当成靠垫睡的舒舒服服。喻文州被当成了靠垫也不恼,笑的温柔一点一点捋顺叶修睡的凌乱的头发。奶猫苏沐橙仗着自己小是女孩子钻进叶修怀里睡的舒服,头靠在叶修胸口上蹭来蹭去。奶猫王杰希趴在叶修身上不肯下去,霸道地从后面抱住叶修不肯放开。奶猫张佳乐蹲在边上看着睡熟的叶修用手指戳弄他的耳朵,被喻文州警告似的看了一眼。不服气地撇撇嘴,在叶修脸上亲了一大口。奶猫韩文清和张新杰站在不远处为叶修看门,深怕有什么声响惊扰了叶修,只是时不时往后瞄被霸占的叶修十分嫉妒。


〈成人〉

“……你们干什么。”

“照顾前辈啊^_^”

“老叶老叶很舒服的,别乱动啊!我期待很久了!!”

“嗯…黄少天你属狗的吗?!!”

“前辈忽略我。要罚。”

“嘶…唔嗯…你们轻点啊倒是!”

“唔…”



end.——————









【伞修】未曾

#ooc归我。
#有私设。
#几分钟短打小段子。
#欢迎捉虫,感谢收看。
————————

00.
叶修刚到苏沐秋家生活的时候非常不习惯。
他干了很多日后被苏沐秋嘲笑的黑历史。比如…

01.
叶修拿着苏沐秋给他准备的衣服进了厕所。洗澡洗到一半发现没有沐浴露。
叶修懵逼了,叶修迷茫了,叶修四处找了找还是没找到。他只看到了并排放的整整齐齐的两块肥皂。

02.
叶修思考了一下苏沐秋的家境,觉得拿肥皂洗澡的可能性非常大。可到底是哪块呢……
叶修看着眼前一块蓝一块白的肥皂陷入了沉思。

03.
经过一番思想挣扎,叶修决定选择他看的最顺眼的那块——蓝色。
为什么不问苏沐秋呢?
因为叶修拉不下脸。

04.
苏沐秋在把叶修领回家的时候是这么说的。

“我家可没有享受的东西,所以你的娇气可别乱使。”

05.
叶修愤怒了,觉得苏沐秋侮辱了他身为男人的尊严。
娇气是什么?不存在的。

06.
叶修出来的时候苏沐秋正在打游戏赚钱。他擦着头发随口吐槽:“苏沐秋你家怎么没沐浴露。”
苏沐秋无所谓的回答道:“有啊,墙角那里。”

07.
叶修僵住了。
叶修不可置信地扭过头颤声问:“那,两块肥皂是干什么的?”
“洗地用的。”

08.
叶修又懵逼了。
叶修又迷茫了。

09.
苏沐秋打完游戏伸了个懒腰,看着叶修一脸不可置信和痛苦的模样挑了挑眉。
“你不会拿肥皂洗澡了吧?”

10.
叶修的表情回答了一切。

11.
苏沐秋瞬间笑倒在桌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叶修你怎么不先问问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2.
叶修面无表情地把毛巾扔他脸上掐了起来。
二人玩闹一阵,折腾的到处都乱糟糟的。苏沐秋把毛巾拿开笑的喘不过气,“别闹了,我给你擦头发还不行吗。”

13.
叶修还真的答应了。

15.
隔着毛巾的手指在头皮轻轻摩挲,一点一点擦拭着湿润的软发。手指的温度在头皮留下酥麻的痕迹,嗡嗡嗡的风扇声映着少年模糊的声音。
叶修觉得,这样一直生活下去也挺好的。

16.
其实当时的苏沐秋没有说的是那肥皂的确是洗地的,但是还没用。

17.
后来的苏沐秋也未曾提到这个事。
因为,
没有机会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