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初

我以后在遇到的任何人都不会是你了。

【舟渡/巍澜/长顾】相拥而眠

#出来冒个泡(划掉。
#ooc归我,人物甜甜的。
#挖坑小甜饼,填坑不一定的同居三十题系列。
#欢迎捉虫,感谢收看。

大家重阳节快乐!

———————

01.〈舟渡〉
骆闻舟的睡相属于豪放派的。
以前单身生活怎么睡都不碍事,后来和费渡在一起骆闻舟总会下意识的收敛点,就算偶尔有出线的地方费渡忍忍也就过去了。

所以费渡知道骆闻舟睡相不怎样的事,是在一个夜里。

费渡半夜被惊醒后难以入眠,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怕吵醒骆闻舟便轻手轻脚的爬下床泡点热牛奶助眠。没想到端着牛奶进来后看到骆闻舟豪放的睡姿霸占了整张床,连被子都被他压在底下抽不出来。

费渡盯着骆闻舟一脸舒服就差流口水的模样陷入了沉默。
他再度爬上床坐在骆闻舟身上戳了戳骆闻舟的脸,没醒;又拔了拔了他的头发,还是没醒。

费渡无奈地叹了口气,忧愁地想自己今晚该不会要打地铺的时候,骆闻舟不知怎么的被惊动了。

“唔…费渡?怎么不睡觉…大晚上的坐我身上。”骆闻舟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清坐在他身上的人下意识把他拉怀里扣住,手上不轻不重地揉了揉费渡的头发。
“做噩梦醒了,睡不着,起来泡杯牛奶。”费渡被扣在怀里闷闷地说道。
“嗯…别怕,哥在呢。”骆闻舟着实没睡醒,拍了拍他的背以示安慰,翻了个身把费渡搂怀里裹好被子,亲了亲他的额头沙哑地说道,“哥数星星给你听。”

“一颗星星,两颗星星,三颗星星,四颗星星……”
骆闻舟温热的呼吸打在费渡的脖子,传来一阵麻痒。费渡看着数着数着就已经昏昏沉沉睡过去的骆闻舟哭笑不得,凑在他耳边轻咬了一口,温柔地说道:“好梦。”

一夜正酣。



02.〈巍澜〉
赵云澜是属于喜欢抱着的东西睡的。
在没和沈教授一起前赵云澜有个专属抱枕,不仅抱得舒服,而且蹂躏起来也挺解压的,一度成为赵云澜心头宝前三。时间久了,总会坏了,但赵云澜这么久了也培养出了感情,不舍得扔。

沈巍来了后,看着这破旧的抱枕连带着一起收拾出去了,成功顶替了抱枕的位置。

“唔…”赵云澜蜷缩在床睡得正香,下意识往旁边一捞想把抱枕捞怀里抱着,却不小心惊动了身后的沈巍。
沈巍睁开眼,看着赵云澜在床边乱摸的手,一时有些迷茫。伸手握住赵云澜快要打翻东西的手,十指相扣,轻声问道:“怎么了?”
赵云澜没睁开眼,只是含糊地说,“抱枕,我的抱枕…”

沈巍这才恍然,哭笑不得地勾了勾他的鼻子,拉着他的手放在自己腰上,“抱枕是没有了,有个教授将就一下吧。”
赵云澜感受到温软的东西在怀里,不由得舒服的蹭了蹭,“睡觉…”
沈巍无奈地看了一眼他,默默平息被蹭出的火,亲了亲他的额发。

“晚安。”


03.〈长顾〉
长庚的占有欲特别强,怕惹顾昀不高兴平时都会收敛几分。到了床上就不管不顾了,一定要抱着顾昀才能睡,顾昀对此表示。
“你怎么这么腻歪?”

虽然如此,顾昀也没有太大意见。毕竟自家心肝的怀里是真舒服,冬暖夏凉的,天然的调温器啊!

不过毕竟是年轻人,总会有擦枪走火的时候。
有次顾昀睡的舒服,也不知道做到了什么美梦,无意识地舔了一口长庚,好死不死地舔到了敏感点。这可把看着顾昀睡觉的长庚撩得。长庚磨了磨牙,猛地翻身压在顾昀身上低头亲了下去。

顾昀被闹腾醒了,略睁开起雾的眼眸,盯着眼前发情的人看了几秒,推了几下,沙哑地说道:“发什么疯,好好睡觉。”
长庚没动,抱着他的腰往下蹭了蹭,委屈地在他耳边撒娇:“不,你点了火就要灭。”
顾昀气笑了,“我什么时候点了火?你…唔!”

话还没说完,长庚已经忍不下去了,堵住他的嘴猛地压了下去。
“啊…”

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评论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