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初

我以后在遇到的任何人都不会是你了。

【曦瑶】你为什么对我没有非分之想

#日常沙雕段子,ooc我的。
#梗源@冬凌ling 谢谢太太给我的授权嗷。(感觉写偏了,我对不起冬凌太太1551
#借花献佛,七火太太生日快乐!@七月流火 (还是没赶上啊啊啊!!疯狂call爆他的!!
#欢迎捉虫,感谢收看。
—————————

【一】
金家开了一场宴会,为了庆祝金光瑶当上仙督。邀请了仙门百家前来参加,蓝曦臣自然也在里面。

【二】
蓝曦臣来到金家就看到一副花团锦簇,荣华富贵的景象。惹得喜静的蓝曦臣轻蹙着眉,避开了这些骄纵奢侈的地方,寻了一处僻静的地方坐下。
蓝曦臣的视线在人群中穿梭,一眼就看到了在中间有条不紊地指挥着金氏弟子安排妥帖的金光瑶。

蓝曦臣端起茶水掩盖住嘴边抑制不住的笑容,心想到:认真的阿瑶真好看。

【三】
金光瑶自是感受到了蓝曦臣的视线,顺着视线往原处望去,看到蓝曦臣时眼睛亮了几分,原本脸上挂着的假笑都真了不少。正想抬步过去,却被琐事绊住了脚步。

“宗主,姚宗主来信,还带来了礼品。”一名金家弟子递过一封信。
“你先去处理,我稍后就到。”金光瑶一看到信封不由得头疼的皱了皱眉,心想估计不能去跟二哥打招呼了。先行安排弟子去处理,抬头对蓝曦臣露出一个笑容表示问候,转身又投入了繁忙之中。

【四】
蓝曦臣看到金光瑶的笑容时,心中因周围吵杂而生的烦闷不由得消了几分。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又见金光瑶听弟子禀报了什么匆匆离去。

蓝曦臣叹息一声,想阿瑶真的是很忙。

【五】
蓝曦臣独自一人散步,走到一处僻静的小园子里,赏着整片整片的金星雪浪。娇艳的花瓣在他眼前绽放,不知引得他想起了谁,近乎温柔地轻抚了一下花瓣。

金光瑶偷闲跑出来,顺着家仆的指引来此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公子无双,连娇花也只能当陪衬。
二哥真可爱,我想……咳咳嗯。

金光瑶及时打断了自己越来越不可描述思想,收起脸上痴汉的笑容bushi,重新整理好表情走了过去。

【六】
“二哥真是过分,放着我面对仙门百家,一个人躲在这里观景偷闲。”金光瑶调笑说道。
“阿瑶?你来啦。”蓝曦臣在听到金光瑶的声音后,原本温柔的眼神愈加的柔和,转过身来回望他,看着他一步一步走到自己跟前,“还不是因为阿瑶太能干,我自是相信你能做好的。我倒是会帮倒忙了。”

“二哥谬赞了。”金光瑶被心悦之人夸赞,原本郁郁的神情瞬间好上了许多,对蓝曦臣露出笑容。
蓝曦臣见金光瑶的脸色好看了许多,也浅笑着摇头不再说话,一同与金光瑶赏这美景。

【七】
树影碎在身边的人的附近,阳光一点点撒下。眼前的金星雪浪也随风摇曳出美丽的舞姿。

一切似乎是水到渠成。

蓝曦臣盯着身边人的笑语晏晏,心里一直隐而不发的情愫不知掀开了哪个角,心里一动。

“阿瑶,我……”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群寻声而来的纨绔子弟打断了。
“金宗主,不厚道啊在这里躲清闲。”
“敛芳尊只和泽芜君谈天说地可不行。”
“金宗主可要自罚三杯哦。”

蓝曦臣看着眼前嘻嘻哈哈的人蹙着眉还没说什么,金光瑶已经先接过话了。

“是我不是,待会一定自罚三杯。但我也不好把泽芜君一人放在这,等我安排好他,一定陪各位好好聊聊。”

蓝曦臣看着金光瑶脸上重新挂上熟悉的假笑,心里叹了口气,原本想表白的勇气又被打散了。

【八】
金光瑶好不容易哄走了那些人,瞥见蓝曦臣略带不满地看着自己,不免有些心虚。

“二哥,我带你先去芳菲殿休息,过会来找你。”说罢带着蓝曦臣一路步履匆匆地来到芳菲殿安排好,嘱咐弟子照顾好泽芜君,又匆匆地走了。

蓝曦臣看着金光瑶远去的身影又默默吞回了原本想说的话。

【九】
泽芜君很郁闷,泽芜君很怨念。

好不容易和他的阿瑶有一段时间相处一个个都来打扰他们。阿瑶就是只跟我谈天说地,阿瑶也只能和我谈天说地有问题吗。你们一定是看阿瑶长得太可爱所以才欺负他,还让他喝酒……

门口的弟子看着蓝曦臣身上散发出的浓郁幽怨打了个寒颤。默默念叨,这泽芜君怎么跟外面人说的不一样。并往远处走了几步。

蓝曦臣碎碎念碎碎念地觉得口渴了,拿起茶壶就倒了水喝,刚入口觉得不大对,随后反应过来是酒已经来不及了。
咚的一声,蓝曦臣靠在桌子上睡着了。

【十】
金光瑶终于忙活完已经是下午五六点了,他伸了个懒腰,一看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心道不好,二哥还在芳菲殿。急急忙忙地又跑了回去。
到了殿门口,金光瑶问守在门口的弟子:“泽芜君有没有出来过?”
弟子:“没有,泽芜君在里面休息。”

金光瑶点了点头,示意他们退下,自己推开门走了进去。
刚跨过门槛,金光瑶就闻到了一丝醇香的酒味,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当金光瑶才关上门,转过身就被两眼朦胧,脸颊绯红的蓝曦臣吓了一跳。

【十一】
“二、二哥?”金光瑶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
蓝曦臣没有动也没有应。

“泽芜君?”金光瑶又叫了一声。
蓝曦臣沉默。

“蓝宗主?”金光瑶又换了个称呼。
蓝曦臣贯彻沉默是金的理念似乎在酝酿什么。

金光瑶觉得这样的蓝曦臣莫名可爱,不由得闷笑一声,拉着他往里走,“二哥,你喝多了,我扶你去休息。——煮完醒酒汤来。”后面的话是对外面的人说的。

这句话不知触到了蓝曦臣什么点,猛地拽住金光瑶面对他铿锵有力地说道:“阿瑶!!!你为什么对我没有非分之想!!!”
蓝曦臣这一声把金光瑶给震懵了,缓了半天才把心底的悸动压到最底,低声说道:“二哥,你醉了……”
蓝曦臣不管不顾,又一次铿锵有力地说道:“你没有!!!我有!!!”

金光瑶此时已经不知道是该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把弟子支走了还是该欣喜蓝曦臣对自己的心意。

因为金光瑶也喜欢蓝曦臣,很久很久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次受伤了难过了想到的人都是他。
可金光瑶不敢说,只得把他压箱底,在寂静无人的夜晚品品这暗恋的酸涩与甜蜜。

现在,蓝曦臣告诉他,他对自己有非分之想。那是不是可以奢求,蓝曦臣也是喜欢自己的呢?

【十二】
金光瑶没敢细想,他怕一切只是蓝曦臣醉酒说的胡话,只得先哄着他让他休息。吃力地扶着他到床上,正准备给他端醒酒汤来喝,又被蓝曦臣给抓住了。
只见蓝曦臣麻利地扯下头上的抹额,直接把金光瑶和他自己的手绑在一起,嫌不够紧还绕了几圈,然后才心满意足的重新躺了回去。

金光瑶简直哭笑不得,刚一伸手解,蓝曦臣走重新缠了回去。这样来回几次,金光瑶只好先半哄半强迫地把醒酒汤喂了下去,在帮他把衣服脱了下来,打算最后外吧她拆下来。结果做完事累到不行,到最后都没来得及解手上的抹额,已经困得蜷在蓝曦臣怀里睡着了。

【十三】
蓝曦臣隔天扇了扇纤长的睫毛,睁开了眼。
入眼便是金光瑶的睡颜。跟平常地模样不太一样,显得干净又乖巧。
蓝曦臣下意识把金光瑶往怀里搂了楼,才发觉二人的手被抹额绑住了。回想片刻,隐隐约约想起一些片段,蓝曦臣脸红了白,白了红最终归结到从耳根那漫上一层薄薄的绯红。

蓝曦臣自觉有失雅正,可又怕金光瑶觉得那只是醉酒时的胡言乱语。纠结半天,蓝曦臣才下定决心认真、严肃的表白一次。

蓝曦臣一点点靠近金光瑶的耳畔,听到自己如鼓点般的心跳声,轻声却充满了无尽温柔地说道:“阿瑶,我心悦你。”

回应他的,是一个轻柔的吻。


end.——————

评论(15)

热度(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