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初

我以后在遇到的任何人都不会是你了。

【舟渡/巍澜/长顾】一起逛街

#ooc。
#…大概是周更吧(?)
#欢迎捉虫,感谢收看。

我终于肝出来了…呜。
——————

04.〈舟渡〉
秋风乍起,红树林道上铺满了厚厚的一层红叶,踩上去咔嚓咔嚓地响,倒是与鸟儿的歌声相得益彰。
骆闻舟拖着宅在家里的费总去外面补充已经空虚许久的粮仓。

“费渡,你少买那些咖啡。”骆闻舟正挑着今晚的菜选,抬眼就瞥见费渡从架子上拿了罐咖啡豆。
偷藏不成的费渡拿着罐子的手顿了一下,若无其事地收回手,晃晃悠悠地重新回到骆闻舟身边。

“师兄,我想吃清蒸鱼。”
骆闻舟警告地瞪了他一眼,费渡摸了摸鼻子,转移了话题。
“哼。”骆闻舟意味不明地轻哼了一声,拎着刚选好的配料说,“费总,您可不要吃不惯。”

费渡愣了一下,猛然想起之前骆闻舟请他在警局饭堂吃饭时自己为了闹腾他说的话,略微无奈地弯了下唇角。
“怎么会,师兄做的都喜欢。”费渡从骆闻舟身后搂住他的腰,脸抵在他的肩膀上撒娇似的蹭了蹭,擦着他的耳朵说道。

骆闻舟绷着张脸没说话,眼里却是毫不掩藏的笑意。抬手用胳膊肘顶了顶费渡,声音充满了嫌弃地说道:“起开,别挨着我,大庭广众的。”
费渡自是把骆闻舟这行为当做他害羞了,从善如流地收回了手,金丝框眼镜下的桃花眼,却带着露骨的目光一点点在骆闻舟身上扫视。

骆闻舟啧了一声,伸手撸了把费总金贵的头发,正义凛然地说:“收敛点,还有小孩子呢。”也不知道刚刚色心萌动的是谁。
费渡被毁了发型也没生气,显然是习惯了他时不时糟蹋自己的头发,只是暧昧的勾着他的手指,答非所问道,“等着师兄给我好吃的。”

骆闻舟僵了一下,一脸不屈服不卖身的表情,痛心疾首地说道:“费总,您每天都在想什么呢?”
“想你啊师兄。”费渡对答如流。
“……”骆闻舟噎了一下,随后转头就朝收银处走去。

怪哉怪哉,听了那么久这小崽子的情话还是老脸一红。
骆闻舟想到。

费渡抿了抿唇,看着骆闻舟头也不回却刻意放慢脚步的身影,忍下了笑意,追上去。

“师兄,你生气了?”
“师兄你别生气了。”
“师兄我错了…要不……”
“没门儿!”


05.〈巍澜〉
赵云澜在连续加班几天,像陀螺样转了几天后终于有时间陪他家的小美人了。

沈巍看着一定要带着他出来撸串,眼底却带着明显青黑的赵云澜十分无奈,拉着他的手问道:“改天出来吃不行吗?今天回家吃好不好?”说到后面近乎是宠溺的了。
“不不不,过了今天就没这味了,过来坐。”赵云澜拉着他在一个小摊位坐下,笑嘻嘻地说道。

“那吃完就回去。”沈巍温和而坚定地说,“你需要休息。”
“嗯嗯…”赵云澜满不在乎地应着,显然没听进去。
沈巍只好看着他,免得等会又吃多了胃疼。

赵云澜瞥见沈巍满是担心的脸色,凑过去捧住他的脸,“我会注意分寸的,别担心我。好不容易出来撸一次串要好好尝个鲜!”
“嗯…”沈巍被赵云澜的突然靠近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地扶住他免得他摔着了,耳框红得滴血。

孜然均匀的铺撒在烤串上,发出喷香的味道。烤串上溢出油脂显得更加可口。
“唔…”赵云澜一嚼一嚼得吃着烤串,难得露出放松的姿态一脸幸福。
“你慢点…”沈巍无奈地抽出纸张给他擦脸上蹭到的油。

“你也吃。”赵云澜抬手拿了一串就塞到沈巍嘴里,笑嘻嘻地说道。
“唔。”沈巍措不及防地被塞了个结结实实,皱了皱眉。身为一个知书达礼的教授,沈巍坚持认为自己做的东西比较健康,很少在外面买东西吃,油炸食品更是微乎其微。
但是抬头看了看赵云澜期待的模样沈巍微微叹息,细嚼慢咽的把它吃了下去。

味道还不错。

“味道怎样?”赵云澜有些期待地问。
“还行。”沈巍擦了擦嘴,笑容温柔地回到。
“哈哈哈哈哈。我就说嘛,偶尔尝个鲜你肯定会喜欢的。死胖子还说不可能。”赵云澜见沈巍没什么不良反应也放心地坐了回去,接着一串一串的吃。

“你吃慢点。”
“好久没吃实在怀念。”
“等会吃多了会胃疼的。”
“这不是还有你嘛。”
“…我心疼。”


06.〈长顾〉
“顾子熹你慢点!”长庚手里提着顾昀闲来在街上买的一些有趣的小玩意和吃食,追在顾昀身后一脸气急败坏,“你今年三岁吗?还买这些玩意。”
顾昀见他家陛下实在是一副快要把他吃了模样,这才把脚步放缓来,慢悠悠地走着看街道两旁的小摊子,对长庚的话充耳不闻。

长庚扒拉几下把东西丢给了随行侍卫,自己追了上去抓顾昀。

“人那么多,你别走散了。”长庚好不容易挤过人群来到顾昀身边,立马拉住他的手不放,省得他又不省心的到处乱钻。
“我知道。又不是小孩子。”顾昀扯了扯自己的手没扯出来,还被长庚握得更紧,简直无奈极了。
“刚刚是谁到处乱跑的?”长庚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说道。
“……”顾大帅自知理亏,没吭声。心里默默念叨:这小崽子越长大越不可爱!

红灯高挂,红锦四结。今儿是上元节,顾大帅拉着他的心肝在外面四处游逛。如今河清海晏,百姓和乐,街上一派繁荣的景象,自铁轨开通后,也多了许多新奇的小玩意,看得顾昀啧啧称奇。

“长庚,好看不?”顾昀不知从哪摸来一青面獠牙的面具,扣在脸上笑着问他心肝,面具下一双桃花眼若隐若现,笑意吟吟。
长庚呼吸微滞,心脏不可以抑制的跳动起来。

哪怕有再坚硬的外壳,我也看到了你最温软的实在。

长庚看了眼顾昀一言不发,只是拉着他走到巷子暗处猛得把他抵在墙上。
顾昀被这突然的情形懵了一下,回过神来望着压在自己身上的长庚没好气地踩了他一脚,“干什么呢,起开。”
长庚没动,只是靠在顾昀身上轻咬着他的耳尖,含糊地说道:“想……”
“………”顾昀不知道又触到这祖宗的哪根筋了,竟然在这地方起腻。
“……回家再说。”顾昀原本不可思议地瞅了长庚几眼,刚想正义凛然地拒绝,瞥见他略微委屈的神态又心软了,只好哄着应下。

心肝撒娇怎么办?
宠着呗。

长庚立马神采飞扬,拉着顾昀腻腻歪歪地亲了几口,又重新回到了街上。

“这个,子熹你尝尝。”
“唔,有点腻。”
“欸!掌柜的给我来点酒!”
“子熹你不能喝!”
“长庚,心肝给我尝尝吧…大过节的没酒多没意思。”
“你呜呜呜!”
“哈哈哈哈哈哈好酒,谢谢掌柜的!”
“顾子熹你给我站住!”

评论(4)

热度(110)